田螺姑娘

你是属于深林里的一只浣熊
却在车水马龙的城市中央敲开我的心扉

 

70

如果我活到可以写你的碑文
或是你生存到我在地里腐败
至彼时你音影长存
而我早已被遗忘
你名字将享永生
而我在莠腐
可是你长存在人们眼中
藉我温和的诗句
万人聆听 万声唱颂
凡人死亡 你却永生

 

他病着感冒裹着被单到厨房给他做饭 之后你们不再相见 你不知道他后来有回去找过你 

你去了布宜诺斯艾利斯 你找到了那条画在灯罩上气吞云梦的大瀑布 

你说你一直以为站在这里的应该是两个人 你站在它面前被它刮得满脸是泪 

你像个哑巴一样拿着小张的录音机却只录下了长段长段沙哑的空气 

你像个烂货一样在夜色下走进昏暗的电影院与陌生人彼此温存 

最后他在酒吧给你点了一首序号是2046的歌 音乐响起你却不知道找谁一起跳探戈

  1

© 田螺姑娘 | Powered by LOFTER